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如果愛過燈火闌珊處的孤單,怎麼不恨,時光被雕刻成滄桑。 操場上有稀稀疏疏的幾個人影,有結伙跑步的,有相伴打籃球的,有坐在木椅上如膠似漆的幾對情侶,可到底還是顯得冷清。挑張無人落座靠在角落裡的木椅,打開MP3開始聽歌。 不遠處是或明或暗的燈火,橘黃的燈暈聚集成長長的一簇迷濛光影,左右各一排,相得益彰到不至於顯得突兀。偶爾有人經過,影子便被拖拉成長長細細的一條,燦爛燈火裡的孤單以一種恬淡的手法被誇張。 最近習慣聽很久之前的老歌,耳機裡是伍佰滄桑略帶沙啞的聲音——《挪威的森林》。“那裡湖面總是澄清,那裡空氣充滿寧靜,雪白明月照在大地,藏著你不願提起的回憶。你說真心總是可以從頭,真愛總是可以長久,為何你的眼神還有孤獨時的落寞。” 歇斯底里的傷感。空氣略顯悶熱,不知道是不是雷雨將至的原因。風穿堂而過,間或彌亂視線裡的影像。不可否認,有一點孤單的感覺。因為假期的關係,本地的學生該回家的回家,我留在宿舍沒事做便出來散步。抬頭,沒有想像中的皎潔月光,沒有燦若燈火的星辰,慘淡的夜晚,孤單的心事。 你有沒有看過夜色裡城市的霓虹燈,紅黃藍綠交織著閃爍,是一種魅惑的姿態,張揚的寂寞。如果站在街的盡頭看這一路的璀璨,會感覺到一個人的渺小。各色人群來來往往,陌生隔閡,奔赴未知的地點,演繹千奇百怪的故事。你不知曉故事的情節和結果,卻還角色扮演幻想著自己是這幕戲的主演。你以為自己是寂寞孤單苦澀的,可在那一刻,你會感謝,在燈火輝煌下的寂寞是多麼美好。 高中時曾經有過一段囂張跋扈的記憶,每天晚上下了自習和Totem她們出去吃燒烤喝黑加侖。旁若無人地坐在馬路旁,挑釁的看著過往騎著單車的學生,心裡慢慢衍生出一種驕傲的情緒。我們那麼囂張那麼驕傲,因為身邊是至交,生死相許榮辱與共。然後在幾年後的晚上,一個人坐在操場旁的角落勾勒關於她們的回憶。終於明白,原來時間最殘酷的地方不是將感情淡化,而是帶走了身邊的彼此。為什麼,最孤單的時候,我們不在對方的身邊。 我想起村上《挪威的森林》裡的渡邊,因為他害怕失望,他不想勉強去交朋友,在他的世界中,朋友只有那麼幾個。這麼多年,自己沒有因為年齡的增長而多結交了幾個朋友,兜兜轉轉,住在心裡的還是那麼幾個。我無法想像,用敷衍的態度去接納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需要多大的忍耐。我不明白,為什麼那麼多人做不到愛憎分明。 這麼多年,遇到不止一個以為可以長久的人。每次身邊有人離開,總是告訴自己,你不能失望,不能不再相信,這一輩子裡,總有一個人,是為你存在,不論友情還是愛情。純粹,沒有雜質。所以,不管等多久,我們都不要忘記如何愛自己,愛別人。 很多時候,我們都在執念,逆著時光與常理去尋找自己以為存在的東西。然後看著自己的信仰被時間磨礪成塵埃,無能為力。最後對著自己的執著困惑,到底自己的堅持與追尋是對是錯。生命裡有那麼多我們無法被時間寬恕的承受,用飛蛾撲火般的絕決去證明,這世間,真的有一種超越永恆的存在。 就像我們一直知道,最美好的回憶,總是回不到的過去。 我想念年少時的某個晚上,從叔叔家回來的時候爸爸要背著我回家,我怕爸爸累就說自己走,爸爸卻彎下腰來。我趴在爸爸背上覺得爸爸的肩膀很寬厚很有安全感,長大後才發現原來爸爸那麼瘦。那個夜晚,當時的月亮,那麼美。 我想念某個天橋處的燈火通明,過往車輛上的車燈將天橋下道路上的路燈連通成一片不夜城的景象。我站在天橋上看過往的人群,心裡某個地方磨成了厚繭。 我想念高中偷偷出去通宵的晚上,那時我身邊有他,你身邊也有你的他。後來他們都離開了你身邊也有了別人,我卻始終忘不了,抱著他的胳膊睡覺時的安心。 我想念高三時的生活,雖然很累,但只為了一個目標,心無旁騖一心一意地奮鬥。後來,再也沒有了當初純粹的夢想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時光急匆匆,如那逝川般饒於指尖,流逝……留下點滴的記憶和成熟的軌跡。 還想的起來昔年的5??,攜帶些須興奮,些須夢想,我們閤家人踏上了往北京的火車,一路上我都扒在窗前,看沿徒的一切,景致如畫,銀幕如初,留在了心底的深處,思想紛飛,夢想著往北京的一切,***前是不曲直常大,墮胎會不會眾多,北京話我能不可以聽懂,北京的道路眾多我會不會走失,以前千百次的夢想,夢想在北京生存,一個人背著簡簡唯獨的行囊,往走一趟自個兒的青年時期。 而這次我卻是攜帶一份玩的心緒往的,姨媽,外祖母,外祖父,舅父,都已在北京等我們,因為路途遠,要24鐘頭能力到北京,一路上,我沒有睡,一直看著窗外,拿著輿圖不已的披覽,如今到哪一站了,還有幾站能力到北京,坐累了,扒在桌子上也要看著,看著那一些陌路人的景致,呼吸著生疏的空氣,本是5??的氣象,空氣中飄浮著一層躁熱,手掌中滿是汗珠,敞開車窗,把兒伸向窗外,讓那躁熱的風吹散手中的汗珠,突然感受很清爽,突然想起那首歌,一路向北,當火車緩緩起動時,我正一路向北,向著祖國的核心,向著那份夢想中的生存走過去著,筆記本是我隨帶的,上頭又多又密的記錄著,我此次旅行的心緒與感觸領悟,對於我來說24鐘頭是特別長的也是短暫的,對於新奇事情的新奇感,期盼著我快點見到那座千百次顯露出來在我夢幻中的北京,不過一站一站的稽留,一站 一站的起速,感觸領悟也油然出了眾多,人的生活不就如這趟列車嗎,我們期望著盡頭,不過一站一站都不是。父親奉告我說:快到達,下一站就到達,看了下表,如今已是一點兒多了,一個鐘頭過的卻飛快,在跟爸媽談天中過往了,沒察覺的,當我透過窗子看見北京站時,我喜氣到達到達,終於到達,突然覺悟發覺,北京好大,遠比我想像的要繁榮熱鬧,下了火車,走出站台就走了好長時間,舅父已經在站前門跟前等我們了,看見我們揮了舉手揮動,於是老舅便攜帶我們回旅館,因為姨媽,外祖父我婆都在旅館等我們。老舅說:我帶你們坐地鐵過往,我們說好的好的,那是我首次搭乘地鐵,一直生存在不算繁榮熱鬧的城市,汽車除開班車就是自橋式起重機,原本暈車,坐在地鐵裡感受更暈,昏昏的,只有一站路,便到達北京的前門,下了車,出了站,老舅便找了一個餐館吃了點飯,因為在火車上沒有吃好,那頓飯我吃了好多,吃完飯老舅便攜帶我們回旅館,往當外人看婆,那時已經有半年多沒有見過外祖母了,因為經濟條件非常不好,我們一家人都在江蘇做工,很少回老家,對於外祖母,我做夢以夢到好幾次,雖然常常通電話,可是我心中卻是最想呆在她身邊,陪著她。 想要回到旅館,還需求在走兩條街,北京的大柵子人眾多,來來和去往十分擁擠,兩邊的店展裡的音響一直在響著,叫著,攜帶好奇,我們便走進了幾家,好多好多,新奇的物品,小玩意,讓人喜愛的捨不得放下,若非老舅促催我們說:走吧,走吧,下次在看,先回旅館,你們也累壞了,於是我們聽著那響著的喇叭,懷著想往看的心,走著,走到達大柵子最裡的一條裡弄,一家名為,同慶旅館的地方,我舅說,外祖母它們在二樓401屋子,我邊跑邊叫,姥,姥爺,聽見外祖母的回答聲,我撲到達她的懷裡。不過卻沒有哭,我笑了,那一刻全部的懷念都容化在了那一個擁抱裡。以至於好長時間我都沒有鬆開,就這麼牢牢的抱著,抱著**思夜想的親人。 洗了個澡,簡單的歇息了一會,老舅就說:走帶你們往鳥巢,水立米看看往,我們歡樂的度過高興得,於是老舅當起了我們的帶領遊覽,對於老舅來說,他就像個北京人是的,哪都曉得,因為他常常來北京,中國的城市,老舅幾乎往過三分之一,更對於北京,他來了至少有五六次,所以他駕輕就熟的攜帶我們坐公交,往了鳥巢,水立米,還沒到站我們便在車子上看見了鳥巢,看見了水立米,感受他們比電視上來的更真,更大,更壯觀……下了車,我們幾個孩子,跑的飛快,離水立米越來越近,深呼吸,生疏的憧憬,卻又有知道得清楚的味道,我想那是因為他們曾千百次的顯露出來在我的夢裡吧……那天我們都笑的很甜很甜,閤家人一塊兒在水立米、鳥巢、五環下留了一張張照片兒,雖然天有些陰,不過照片兒裡的我們都很興奮,似乎那一刻的快活的笑能突破那陰暗的天際。 天逐漸黑了,於是依依不捨的我們只有離去,回到旅館,閤家人圍在一塊兒說了良久的話,訴著著過去的思念,十點多的時刻,大家都回往睡覺兒了,走運或者不捨,因為你我心裡仍有好多好多話要說、要講,徹底歇息了一個晚上,夢中我夢見了花開。 第二的天的旅程是故宮,北海公園,景山公園,面臨一切曾只在電視中見到的建造景致,這一刻我很拜謝蒼天,拜謝他給了我們閤家人康健,能共行一程祖國的心臟,玩了許久,累了就坐在階梯前歇息,照了好多照片兒,爸媽還在景山公園上拍了張古裝相兒片兒,母親說:你穿古裝照一張吧,那時人眾多,我有些難為情,說:我不穿,你們照吧,老媽有些抱憾的回身離去了,站在景山看向故宮,那座帝王之城,那座讓全部人魂牽夢饒的地方,無數人為了獲得它,失往了那僅有的性命,值或者不值,沒有真正的解答。 進夜了,風起了,暗淡模糊的路燈亮了,散發淡淡的潔淨,照著那條條被塵土遮蓋著的公路,沿著北京的街道,我們邊說著邊笑著邊走著,心生感慨,我把鞋子脫了下來,用手拎著,雙腳踏在北京的土地上,感受著那份織熱的溫度,蒞臨了北京,也算和北京有了感情好接觸了,弟弟妹子們也學起我來,都手拎著鞋,赤著腳走了起來,那晚走了好幾條街,小心謹慎的走著,5??的氣象,路面還遺留著一點日頭的溫度,風吹,攜帶微涼的熱風佈滿腳懷。沒察覺走到達王府井大街,人眾多,聲響也很雜亂,聽不見真正的大聲叫,逛了一會,衣裳貴的讓人看眼欲穿,看著他(她)們穿試著那一些衣裳,心裡會有點莫名的悸動,是忌妒嗎?我問自個兒,搖搖頭,搖掉那一些思想,隨著它們的步子,進而走。走到達一條小吃街,我們幾個孩子,跑的最快,跑了進往,看見這個想吃,看見那一個想要,最終爸媽們給我們買了幾串羊肉串,還有鳳梨,我們幾個吃著笑著,那一刻臉上流露著幸福。 第三天的旅程是北京動物園,坐了良久的班車才到了站點,有些暈乎乎的,北京雖高樓林立,但空氣我卻不喜歡,總攜帶些須塵土,不是我想要的那份平靜。 到達公園門跟前,大許多人往買票,外祖母也往了,因為外祖母沒帶身份證,但又想買老齡票,與是舅父拉著外祖父外祖母往順次排列,我們幾個孩子則坐在樹下,看著這個擁擠的城市,擁擠的人海,只是我的心中卻是起起落伏,這個我憧憬的都市,卻讓我找不到自我,看著那一些林立起的高樓,才發覺,這時我卻變成了一隻黑色螞蟻,藐小的憐惜。花天酒地的身後,卻在也找不到鄉間的舒服安逸氣味,和清爽新鮮的空氣,相形或者思念那一個生土味的田地和原野。這時父親叫我們了,我們一做事的人持一張票,一步一步行進動物園,進園第1站,當然是熊貓館了,我拉著外祖母,嚷嚷著它們走快點走快點,我們往看熊貓。那一些熊貓實在很令人喜愛,樸實厚道的表面,令人喜愛的動作,讓人只得駐足看著他們,心裡頭由然的喜氣。走了幾步,我看見了動物園簡介,看見了園長寫下的一段話:“風把年月吹走,回想將歷史翻開,洋鏡頭裡的魔匣,記述了藍眼球中的黃色,拂往鎮子上的塵土,敞開百去年的前一年的畫卷,回想不盡然不是美妙,歷史也不會全是滄桑,你似乎聞聲織女的織機吱吱作響,那裊裊的炊煙,演繹著牛郎的婚戀,在歷史的長河中,一百年只是眸眨眼,在性命的記憶裡,一百年確是循環的級憶。” 這段話吸引著我駐足了許久,一遍一遍的讀著,念著,這段話,寫的好美。念了幾遍這句話卻留在了心中的最深處。每次想起,都會意生感觸領悟。那一些曾共的歷史,也不會是血色的,也有那百眸的片段,記述著那以前共有的美妙。 日期過的很快,轉瞬,我們都要踏上回民的旅程,你我要說聲再見,外祖母它們回了老家,我和爸媽則回了江蘇。坐在回程的車上,回想一遍一遍浮留心上,外祖母的一顰一笑,勾畫在我的腦際,在北京的幾天,我清楚了眾多,也識見了眾多,更學會了感恩,拜謝我們閤家人的康健與沒有危險,讓我們可以共付一段回想,給了我們你我性命多了一道兒彩虹。 轉瞬又是一輪5??的氣象,這個季候,沒有了前季的躁熱,多的很些須涼的感覺,地球媽媽彷彿好像實在惱怒了,一次一次演出著離別的愁苦,演出著人類社會4??芬飛近。我很拜謝,拜謝我還活著,我的家人還活著,我們還在接著我們平常的生存,演譯著我們自個兒的快活的笑與淚珠。無論這是歡樂或者不快,我都知道愛惜,與家人在一塊兒的時光,細數人的生活的年月,我們又能走多遠,沒人清楚,好好把握當下,好好領有當下的時光才是最實在生存。想起朱自清的《春》:已經逃走往如飛的日期裡,在千門萬戶的世界裡我能做到啥子呢?只有來回走而已,只有急匆匆而已,在我六千多日的急匆匆裡,除來回走外又餘下些啥子呢?過往的日期如輕煙,被微風吹散了,如薄霧被初陽蒸融了,我留著些啥子殘跡呢,我何曾留著像游絲樣的殘跡呢?我******地蒞臨這個世界,轉瞬也將******的回往而已,但不可以平的為何偏要白白走這一遭啊,伶俐的你奉告我,我們的日期為何一往不復返呢? 莫名悸動的心境,思念著那份過往,一切都來的好美,一切又都很平常,平常的生存中我們要學會,要知道感恩。突然想到朋友常常對我講的話:“人之所以歡樂不是獲得的多,而是記較的少。”原來實在是這麼,想想,生存是這樣的,學會少記較,學會換位深刻思考,你會清楚更多,少一點兒記較,便多了一點兒優容。少一份記較,便獲得一份歡樂。